Categories
两高律所新闻

两高(成都)律师事务所成功设立并获准执业

时序更替,华章日新。2024年作为两高律师事务所《两高律师事务所事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4-2026)》的开局之年,也是律所“品牌战略”深化落实的关键之年。5月20日,恰逢小满,北京市两高(成都)律师事务所正式获批成立,是两高律师事务所继上海、深圳、郑州、海口、大连、合肥、南京、厦门、贵阳后在全国设立的第十家分所,成为两高律所辐射西南区域的重要门户。

成都,这座屹立于“天府之国”腹地的神秘都城,既是千年前的三国圣地、蜀汉都城,也是当前西南地区重要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更是进击中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世界之城”。从北京到成都,标志着两高律师事务所在全国中心城市的品牌影响力和承载能力再度提升。

北京市两高(成都)律师事务所位于定位为“全国一流、西部第一”的金融城CBD核心区域,东临锦江,与龙泉山隔江相望;西接天府大道,极目远眺西岭雪山;南靠亚洲最大下沉式建筑项目SKP,文化、运动、交通等配套一应俱全。同时,两高(成都)律所通过打造高水平硬件设施和现代化办公环境,为律师和客户营造了卓越的办公与洽谈环境。

未来,两高(成都)律所将依托西南重镇的地理优势与北京总所一体化、品牌化等专业优势,精耕细作,大力发展高水平团队,在优势领域全力深耕,为成渝双城经济圈乃至西南周边城市提供综合性高端法律服务,力求打造兼具成都特色本土文化与国际视野的两高律所品牌,助力四川成为全国一流法律服务高地。

“小满未满,恰逢其时”,两高律师事务所将持续秉持“国内一流,全球领先”的大所目标,在建所20周年之际,完成在全国核心城市的战略布局,以品牌为核心、以服务支持平台为基础、以核心分所为战略支点,持续为客户和社会提供全方位、全链条、全领域的法律支撑和科技赋能,努力向国际化服务型律师事务所迈进。

Categories
两高律所新闻

课程预告 |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葛平亮带你解读新《公司法》出资制度!

新《公司法》于2023年12月29日颁布,并将于2024年7月1日生效施行。本次公司法修订是我国公司法继2005年公司法修订后的又一次全面修订,其中公司资本制度改革是本轮修订的重点内容之一。如何准确理解以及未来如何正确适用新公司法中的公司资本制度,是公司法实务界面临的重大挑战。

对此,两高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事务部特别邀请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研究员,兼职律师葛平亮教授,为广大律师们讲授《新公司法资本制度重点解读》课程,欢迎本所律师、外所律师、业内有关同仁等朋友前来参加!

主办方: 两高律师事务所学术委员会、法律顾问事务部

参与对象:律所总部及分所全体律师

时间:2024年5月22日下午14:30

地点:兆泰国际中心A座12层两高律师事务所总部大会议室

本次课程将从理论和实务的角度讲解公司法资本制度的重要改革,揭示隐含的法律争议并给出具体的实务应对策略。大纲如下:

新公司法改革概览

公司资本形成端的重大改革

1. 限期认缴制及授权资本制的理解与适用

2. 董事催缴制度的理解与适用

3. 催缴失权制度的适用与争议

4. 加速到期制度的适用与争议

5. 新股优先认购权的行使

6. 无面额股和类别股的理解与适用

公司资本流出端的重大改革

1. 抽逃出资制度的改革

2. 股权/股份回购制度的重大改革

3. 禁止财务资助制度的理解与适用

4. 定向减资与简易减资制度的理解与适用

讲师介绍:

葛 平 亮 /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研究员

德国法学博士、兼职律师

葛教授主要从事商法、公司法、破产法和德国民商法的教学及科研工作,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公司法与破产法实践经验。出版著作和译著数本,发表文章十余篇。

Categories
两高律所新闻

短评 | “醉驾无罪”火遍全网?刚硬的法律与柔软的判决

“被告人何赐民无罪”,近期,一份四年前关于危险驾驶罪的无罪判决在法律圈刷爆(文末附判决书全文)。

在当地醉酒驾驶起诉标准为酒精含量140毫克/100毫升的前提下,何赐民醉酒酒精浓度为99.2毫克/100毫升,但因驾驶与准驾车型不相符的车辆(即其虽考取了机动车驾驶证C1证,但驾驶的却是摩托车,相当于无证驾驶)这一法定从重情节被提起公诉。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案件,在何赐民认罪认罚、未请辩护律师的前提下,主审法官用足足六页的篇章进行释法说理,从立法本意、司法现状、行为危害性、个人情况、社会效果等各个方面进行全面分析,娓娓道来,形成一份有法、有理、有据、有情的经典判决。

判决的背后,不仅体现出主审法官的智慧和担当、悲悯与勇气,更彰显了司法为民、公平正义的司法理念。

如果法律是刚硬的,司法不是让它变得更刚硬,而是要善用“润滑剂”让法律变得柔软,满足民众的常情常感。2023年12月28日起,两高两部联合发布的《关于醉酒危险驾驶刑事案件的意见》正式施行,在醉驾入刑12年后首次明确醉驾出罪的法定条件。正是因为充满专业智慧的“柔软”,让这份三年前具有前瞻性的判决体现出与《意见》精神不谋而合的司法谦抑性。望这样的判决能越来越多,也希望它能成为一道光,即使是微光,也持续点明刑事法治前进之路。

特邀律师 

李 伟 /

两高律师事务所

刑事事务部主任、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高级合伙人

中国法学会会员、高级企业合规师

李伟律师,在法院系统从事刑事审判工作十余年,曾参与办理国内外有重大影响的重大疑难刑事案件数百起,以及多个司法解释和相关规定的起草工作,并多次荣获个人嘉奖和个人三等功。实践经验丰富,业务能力突出,并熟悉各级人民法院的审判流程。擅长将法官思维有效运用到律师的辩护工作中,在多起案件中取得无罪、减轻处罚等良好的辩护效果。

擅长办理经济、职务犯罪、黑社会性质犯罪、互联网犯罪等重大疑难案件以及刑民交叉、刑事合规等业务。

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判决书

Categories
两高律所新闻

分手后“明算账”?恋爱期间的花销能要回来吗?张荆副主任就相关问题接受央视网采访

在恋爱关系中,情侣双方通常会产生比较多的资金往来。热恋中的男女如胶似漆,往往不会对此斤斤计较;可一但感情不再,这些感情里的一分一厘也要计算的清清楚楚。

当情侣双方不欢而散,那些恋爱期间的花销或转账还能不能要求对方悉数返还?这笔“爱情账”怎么才能算得清?就此相关问题,北京市律协婚姻家庭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两高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婚姻继承部主任张荆接受了央视网记者的采访。

长按扫描二维码查看新闻原链接

 分手后“明算账”?

恋爱期间的花销能要回来吗?

来源:央视网

作者:央视网记者 姚抒廷

近年来,情感关系中出现金钱纠纷的案例常见诸报端。恋爱对于男女双方是件甜蜜浪漫的事,在此期间,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些开销,比如一起吃饭、旅游,在特别的节日互赠礼等,为表爱意互相发红包也是“你侬我侬”的体现。

但如果双方不欢而散,那些恋爱期间的花销或转账还能不能要求对方悉数返还?这笔“爱情账”怎么才能算得清?

资深婚姻家庭律师、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荆介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彩礼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恋爱期间的小额花费通常会被认定为赠与行为,无法要求撤回,除非赠予的金钱有明确目的,可被认定为附条件的赠与,比如男女双方为商定结婚所涉及的款项,就会被认定为彩礼,而彩礼在某些情况下是可以要求返还或者部分返还的。

通过多年的案件积累,张荆总结,通常情况下,情侣间因经济往来对簿公堂时,恋爱期间的日常消费性支出、小额支出属于好意施惠行为,会被认定为赠与,在赠与人已经实际履行完赠与行为后,其不享有撤销权,故在结束恋爱关系后,赠与方无权要求受赠方返还。

此外,还有一些特殊的数字被赋予了情感意义,比如“520”“1314”等,代表着“我爱你”“一生一世”,这类数字的转账不仅仅是一笔交易,更重要的是双方表达情感的方式,这类交易在法律上通常也会被认定为自愿赠与。

不过,张荆特别提到,如果某一方为逃避法律的规定,故意制造“自愿赠与”的痕迹,将大额的附条件的赠与或借贷拆分成多个“520”“1314”的小额赠与,最终法律会将其定性为不当得利,受赠人需要返还相应的款项,但在司法实践中,这种情况十分少见,且对于赠与人来讲,举证难度较大。

那么,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的法定情形又有哪些?张荆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六百六十三条,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

第一,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近亲属的合法权益。“比如,受赠人在接受金钱赠与后就对赠与人大打出手,甚至伤害其家人,达到法律上界定的严重程度,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

第二,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这种情况通常属于附条件赠与下受赠人未按照约定履行,赠与目的落空。”

第三,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

此外,赠与人的撤销权,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行使,即赠与人在多年后发现受赠人出现以上三种情况时,赠与人提出撤销赠与仍然有效。

“法律保护的是一段真正交往的关系,保护在理性、清醒、平等、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的男女两性交往关系中所产生的金钱往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明确规定,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也不鼓励以彩礼的名义大肆地和对方索取金钱。男女双方在法律关系中应该是两个平等的主体,如果任何一方企图不劳而获、利用规定获取不正当的利益,都不是法律所保护的对象。

因此,张荆建议,男女双方在开展一段恋爱关系前也要多加了解,不要在情感关系尚未建立时就存在大额的金钱往来,一旦出现问题,将会遭到情感和金钱的双重伤害。“在成年人的两性关系中,通常赠与方在为对方花钱或转账时,对于这段情感关系是有期待的,也是符合个人的意愿的,这属于成年人之间私人情感领域内的纠纷,法律不适宜过多、过细地干预到两性情感关系中,双方在作出选择时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如果过多地将法律带入感情生活中,很可能会伤及原本健康的恋爱关系。”

在张荆看来,法律并非调整男女两性关系的最好方式。“我们应该倡导年轻人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的后果,如果在一段感情关系中将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截图保留证据,用符合法律标准的方式进行约束和处理,只会造成更加负面的效果。”

沈树远

王韶晶

钟立

袁梦

秦绪响

姜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