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10号兆泰国际中心A座12层、20层 4006-906030



经典案例
Law Case

股权转让纠纷一案

2019-09-27 王建伟


(一)案例基本信息

案例类型:律师诉讼案例

业务类别:民事

律师事务所名称: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二)案例正文

股权转让纠纷一案

(王建伟)

 

【案情简介】

2012年5月14日,北京某公司与成都某公司、四川某公司签订《增资扩股协议》和《增资扩股补充协议》,约定由北京某公司通过增资扩股的形式向成都某公司控股的四川某公司出资2960万元,持有该公司800万元出资额对应的股权。

20125月16日,北京某公司与成都某公司、四川某公司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将北京某公司的出资款支付期限调整为20127月10日之前。

2014年1月6日,北京某公司与成都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北京某公司通过增资协议认购取得的四川某公司800万元注册资本对应的7.95%股权转让给成都某公司,转让价款为3564.81万元。

20141月6日,北京某公司(甲方)与成都某公司(乙方)、向某(丙方)签订《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约定分期支付股权转让价款,具体为第一期:乙方于2014年3月31日前向甲方支付1390.3万元;第二期:乙方于2014年6月30日前向甲方支付1064.87万元;第三期:乙方于2014年12月31日前向甲方支付1109.64万元。上述各期转让价款支付完毕后之日起10日内,甲乙双方应配合四川某公司办理各期对应股权工商变更登记/备案手续。乙方如未约定期限足额支付转让价款,每逾期一天,应按照应付而未付转让价款的千分之一支付违约金给甲方。如乙方遇到特殊情况确实无法按时付款的,双方可友好协商解决。丙方作为乙方之实际控制人以担保人身份承担本次转让的转让款支付的不可撤销的无限连带责任。

2014年4月至8月,成都某公司先后共计向北京某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990.3万元。剩余款项未予支付,双方由此产生此股权转让纠纷。

北京某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成都某公司向北京某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25745100元,并按日千分之一向北京某公司支付违约金(第一笔以400万元为本金,从2014年3月31日起算至实际付清之日;第二笔以1064.87万元为本金,从2014年6月30日起算至实际付清之日;第三笔以1109.64万元为本金,从2014年12月31日起算至实际付清之日);2、向某对成都某公司应付的股权转让款和违约金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成都某公司认为北京某公司在没有达到《增资扩股补充协议》约定退出条件的情况下,向成都某公司提出由于国家宏观经济的整体下滑,而其母公司主营房地产,资金链吃紧,竭力要求退出。成都某公司与北京某公司、向某于2014年1月6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约定北京某公司将持有四川某公司的7.95%的股权转让给成都某公司,价格为3564.81万元。股权转让合同签订后,成都某公司就跟部分股东告知了北京某公司退出的情况。2014年11月28日,四川某公司召开股东会,按惯例和股权转让合同的约定,公司工作人员刘某提前通知北京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胡某参加,但是胡某明确表示拒绝,并且告知北京某公司的投资业务已经委托给其他机构了。北京某公司没有履行股东义务,没有参加该次股东会。成都某公司单方向股东会汇报了回购北京某公司股份的情况,其他股东表示反对。在股东会结束后,公司工作人员再次联系胡某,要把股东会决议等相关资料寄给北京某公司,胡某直接告知刘某北京某公司没有办公地方了。鉴于股东会的情况和北京某公司的行为,成都某公司给北京某公司发出了《协商函》及《通知》,希望北京某公司作出合理解释,并协商后续处理转股事宜,但是北京某公司拒绝签收刘某寄出的快递,邮件被退回。2015年1月,成都某公司陆续收到上海有方德瑞投资管理中心(以下简称有方中心)、通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联公司)、成都高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投公司)的告知函,不同意成都某公司与北京某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行为。北京某公司不出席股东会,则要修改公司章程将北京某公司的股东资格变更至成都某公司名下达不到章程要求的三分之二的比例。在北京某公司拒不配合及其他股东反对的情况下,成都某公司要想获得股权存在障碍,合同目的很难实现。北京某公司不向四川某公司股东会报告,甚至拒绝参加股东会,也不告知谁在具体负责与成都某公司的投资业务,甚至办公地址都已搬迁的一系列行为,属于《合同法》第68条规定的经营状况严重恶化、有丧失或者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的情形,成都某公司作为应当先履行债务的当事人获得不安抗辩权,可以中止履行合同。此外,成都某公司现在处于困难时期,且已经将其持有四川某公司44.77%的股份全部为四川某公司进行银行贷款提供担保并办理了股权质押登记,四川某公司在2013年度没有进行利润分配,成都某公司没钱支付股权转让款,按照《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第5条的约定如成都某公司遇到特殊情况确实无法按时付款的,双方可友好协商解决,但是也没有得到北京某公司友好的理解和支持。成都某公司依据合同法第69条、第94条第(四)项之规定,提起反诉。反诉请求判令:1、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股权转让补充协议》;2、北京某公司返还成都某公司股权转让款990.3万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从2015年5月14日起计算至付清为止)。

 

【代理意见】

    本诉代理意见:

一、涉案股权转让行为是否违反四川某公司相关规定的问题

案股权转让协议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因此其中关于股权转让价款的约定对各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各方应按约定全面正确履行义务。股东之间转让股权既符合法律规定也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公司其他股东的反对不影响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以公司章程修订手续作为不履行股权转让协议的理由,完全没有法律依据,且成都某公司不能以公司内部决策程序对抗外部法律关系。

加之,在《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成都某公司已依约支付部分股权转让款,该公司和向某并未提供证据证明曾对涉案股权转让行为产生质疑,亦能证明成都某公司和向某认可涉案股权转让行为不存在违法违规等程序问题。

综上,涉案股权转让行为未违反四川某公司的相关规定。

二、涉案股权转让协议未全面履行的违约责任问题。

根据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北京某公司、成都某公司、向某均应按照约定全面履行涉案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因此,成都某公司、向某应依约定先履行支付股权转让款的义务。而且,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本案中,成都某公司、向某未按协议约定履行义务,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故成都某公司应向北京某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及违约金,其实际控制人向某应对成都某公司应付的股权转让款和违约金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反诉代理意见:

第一,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均已在履行过程中,成都某公司仅是因其自身原因未按时、全面履行该协议,是单方违约行为,成都某公司没有单方解除权。

第二,股东之间互相转让股权是没有任何法律障碍的,四川某公司的其他股东无权提出异议。即使其他股东提出异议,或者阻碍成都某公司按照股权转让协议获得标的股权,成都某公司仍然可以通过司法途径予以解决并获得标的股权,并要求阻碍其获得标的股权的其他股东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第三,北京某公司能提出本诉,并对成都某公司申请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就足以证明成都某公司根本不存在行使不安抗辩权的法定情形。

总之,成都某公司提出单方解除合同,只是其意图逃避和推脱履行合同约定的股权转让款支付义务的借口,故依法驳回成都某公司的全部反诉请求。

 

【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结果:

一、成都某公司向北京某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2574.51万元;

二、向某对成都某公司应支付的股权转让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成都某公司应赔偿北京某公司的违约损失(以下三笔均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为标准,第一笔以400万元为本金,从二○一四年四月一日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第二笔以1064.87万元为本金,从二○一四年七月一日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第三笔以1109.64万元为本金,从二○一五年一月一日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

四、驳回北京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五、驳回成都某公司的反诉请求。

 

二审判决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评析】

根据我国《公司法》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尽管《四川某公司章程》明确规定,股东之间可以互相转让其全部出资或部分出资,转让后,转让人和受让人应向股东会报告,并办理相关手续,但是,该“报告”和“办理相关手续”之规定系对股权转让当事人事后报告义务的规范,既非股权转让的前置性程序,亦非赋予股东会对股东之间转让股权的强制审批权,更非其他股东表示反对即构成对股权转让行为效力的否决。

根据我国《合同法》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本案中,北京某公司、成都某公司、向某均应按照约定全面履行涉案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且成都某公司、向某却以存在经营困难为由不按期付款,并且在北京某公司提供等额担保申请财产保全的情况下,亦未提出足以证明北京某公司有丧失履行能力或经营状况严重恶化的证据,因此,其提出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有权行使不安抗辩权的主张,并未得到法院支持,而且,还因其未按合同约定履行合同义务,被判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结语和建议】

股权转让纠纷系发生在股东之间的纠纷,包括公司内部股东之间、公司内部股东与案外第三人之间的股权转让,常见的股权转让纠纷频发于合同签订前期、股权转让合同的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履行三大阶段,任一阶段如有不慎或者存在操作瑕疵均易发生法律风险,往往产生严重的不利后果。下面将从股权受让方的角度对股权转让三大阶段的法律风险进行简要分析:

(一)股权转让合同签订前做好尽职调查。当股权受让方与股权转让方对公司股权转让达成了初步意向后,股权受让方应该对目标公司进行充分的事前调查,来了解转让标的股权存在瑕疵情况,同时,也初步了解受让标的公司的基本情况。此处的事前调查可由受让股东自行调查,也可委托专业机构,如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及其他专业中介服务机构进行。一般情况下,股权受让方会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对目标企业的主体资格、治理结构、股权架构、出资情况、资产状况、税务情况、劳资情况、近期涉诉情况等方便进行调查,而后根据具体情况,充分评估股权转让的各类风险,确定合理的股权转让价格,设计优质的股权转让操作方案。

(二)股权转让合同的签订做到内容详实、操作性强。在股权转让双方对转让股权的数量、价款、交割、工商变更登记事项等均达成共识后,在转让合同起草过程中,应尽可能做到内容条款明确、完整并能够切实履行,具有可操作性,最终确定股权转让协议。其中,最需要防范的风险是股权转让合同存在无效或可撤销等情形。只有这样,才能在合同签订后尽量减少转让过程中发生争议,即使有争议发生,也能有据可依,防患于未然。

(三)股权转让合同的履行尽量及时、全面。股权转让合同的履行系股权转让合同生效后,股权转让双方均应尽的合同义务。此阶段主要是避免转让方恶意违约、一股二卖及拒不配合办理相应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因此,作为股权受让方,在合同签订且已经履行付款义务的情况下,应该尽快督促转让方配合办理变更登记手续,同时应注意注销原始股东名册,尽早修改公司章程,以全面保障自身股东权利。

 

 

 


经典案例
文章推荐
联系我们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4006-906030
联系邮箱:13264310647@163.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10号兆泰国际中心A座12层、20层

合作伙伴SUCCESS CASE

服务热线

4006-90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