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10号兆泰国际中心A座12层 4006-906030



经典案例
Law Case

马某受贿罪

2019-09-27 陈海航


(一)案例基本信息

案例类型:律师诉讼案例

业务类别:刑事

律师事务所名称: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二)案例正文

某受贿罪(审)


【案情简介】

犯罪嫌疑人马某为宿州市经济开发区行政执法大队工作人员,主要负责查处和拆除各村违建。2005初至2008年底一直在道七里村包片,2009初至20111底在道西陈营村包片负责,201125在道西五里村包片负责,20115道西河道中队互调,马某、李某贺、王某冬一车人到道东七里村包片负责,李某贺为小会计,马某兼职开车,王某冬为新入职人员。20138通过竞争上岗竞聘了开发区执法大队一中队队长,但没有正式下任命文件。

2009初至2011初,马某在陈村包片负责0911初经陈营村书记陈龙中说情介绍分别收取双陈庄一个建房户2000陈营1建房户250009经陈营村后陈队长说情介绍后收取三个建房户5000等。截至20139,一共收取了8.95万元其中5.15元交给了副大队长张勇,3000给了马跃,3.5元交给了刘洋。上述钱款上后,马某0913年间,每月300800不等的数额又领回了共计26000

2014年56泗县人民检察院以马某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他人共同受贿向泗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代理意见】

    辩护人通过庭前的阅卷以及法庭调查,对于案件的基本事实已经形成了共识,简要归纳如下:宿州市开发区综合执法大队(下称执法大队)大队长周某,向时任领导石立才汇报后,安排副大队长张某、刘某并向全体执法执法队员传达,执法队员在巡查过程中发现疑似违建及时上报,由副大队长张某、刘某决定对于辖区内符合自建房条件但未经批准的建房户收取一定费用,最终汇报至周某处。收取的上述款项除执法队日常开支外,剩余部分由执法队所有工作人员按月均等以加班补助的方式发放。

    基于上述事实,通过对整个执法队的全体工作人员的行为综合考察之后,我们已经非常清晰的提炼出上述事实中决策主体的整体性和利益归属的团体性特点,是单位意志的整体体现,若一定需要追究刑事责任,则应当界定为是一种单位犯罪,鉴于本案中马某参与的行为系职务行为,更应当在单位犯罪的背景之下探讨马某的行为属性。基于此,辩护人发表以下辩护意见,敬请合议庭关注。

    一、首先,我们不能认可《起诉书》中关于:“被告人马某在宿州市开发区综合执法大队工作期间,利用查违、控违的职务便利,伙同副大队长张某、刘某等人先后收受辖区村违建户贿赂款合计83500元,个人得款26000元”的认定和指控,因为这种描述违背了案件最基本的事实---遗漏了周某,遗漏了其他队员,还遗漏了执法大队的其他全部工作人员。限于辩护职责所在,辩护人并无意试图将更多的人牵涉到本案中来,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与马某所谓 “伙同”的绝非仅仅是张某和刘某二人,而收取的83500元更非仅仅在三人之间分配。很显然,公诉机关正是刻意以这种方式将案件基本事实人为的分割,试图冲淡本案整体性特征而以局部描述的方式显现出个体性属性。

    公诉人对此的答辩是因为马某作为中队长需要向张某和刘某汇报,且其他人亦在《起诉书》中以“等”字予以概况表述,同时公诉人认定马某系中队长的理由是马某曾经参加过中队长的竞聘。而我们要强调说明的是,马某竞聘中队长的时间是2013年9月,起诉书指控犯罪时间是2009年初至2013年9月期间,不能为了指控犯罪而提前透支中队长一职,更何况马某仅仅是队员中参与竞聘者之     一,至今未有下文,若按照公诉人竞聘即为成功的逻辑,则所有队员均为中队长。另,公诉人以马某未有向周某直接汇报为由而将周某排除在共同行为人之外更是违背了最基本的事实。

    二、不可否认,本案与典型的单位受贿行为有所不同,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我们接触的更多的单位犯罪的行贿主体比较单一,举例说明:假设执法大队在查出一公司违规建房过程中,该公司向执法大队支付了好处费后违建得以建成,执法大队将该好处费用于开支和执法队员补助。在这种单一行贿主体背景下,我们很直观的可以将上述行为认定为单位犯罪。而此例与本案的唯一区别就是将“一个公司”置换为十余家“违建户”。但无论是单位犯罪或者是共同犯罪,受贿案件的行贿主体的复杂或者是单一都不是作为界定犯罪属性的要件之一。

    三、单位受贿罪是指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情节严重,或者在经济往来中,在账外暗中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的行为。据此,对于单位犯罪的认定其中一个非常重要标准就是“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主体,具体到本案中,违建户的违章建筑得以建成这种“利益”是谁给予的?是被告人马某暗中私自给予的还是宿州市开发区综合执法大队?显然只能是后者。与此对应,在本案中以证人身份出现的违建户在证言中描述的均是“若要继续建房……得交多少钱……”等等,而没有任何人表述需要对马某等个人给予好处。执法大队正是在收受了这些财物之后,才给予了违建户非法利益。

    同样,执法大队在获取上述利益之后,除执法队日常开支外,大部分用于执法队所有工作人员的加班补助。这种按月均等以加班补助的发放形式,体现了执法大队对于该财物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全部过程,是执法大队对于收取利益的一种再次分配。

    四、我们已经注意到,宿州市开发区综合执法大队不是法人单位,不具有民事上的主体资格,但是,对于国有单位的内设机构能否构成单位受贿罪主体问题,2006年9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对于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以(2006)高检研发8号文有专门批复:“国有单位的内设机构利用其行使职权的便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并归该内设机构所有或者支配,为他人谋取利益,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七条的规定以单位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另、最高人民法院早在2001年《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中即明确指出:“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实施犯罪行为的处理。以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的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亦归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所有的,应认定为单位犯罪。不能因为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没有可供执行罚金的财产,就不将其认定为单位犯罪,而按照个人犯罪处理”。

    五、依据法律规定,单位犯罪中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是承担刑事责任的实质主体,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是在单位实施的犯罪中起决定、批准、授意、纵容、指挥等作用的人员。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是在单位犯罪中具体实施犯罪并起较大作用的人员,既可以是单位的经营管理人员,也可以是单位的职工,包括聘任、雇佣的人员。但在单位犯罪中,对于受单位领导指派或奉命而参与实施了一定犯罪行为的人员,不能作为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 [2001]8号)。正如在本案中,被告人马某在包村巡查过程中发现违建及时上报,由张某、刘某根据违建具体情况决定该违建及时拆除还是在缴纳一定数额金钱后继续建设,在整个过程中,前期的巡查、查违和上报是其正常职责所在,后期的收钱和上缴过程过程中一任何决策权和决定权,仅是受领导指派或奉命而参与实施,不能认定为直接责任人员而追究责任。

    况且,我们知道,就整个宿州市负责查违控违的部门和人员中,已经有数人涉嫌违法违纪被查处,其中泗县人民法院承办的案件亦公开审理后宣判,而辩护人了解的情况是有些执法人员私自收取违建户财物后放纵违章建筑,其行为与被告人马某在本案中的行为,无论在主观上还是在客观上均有着天壤之别,若按照同样的标准评价法律后果显然有失公允。更具有比较价值的还体现在宿州市开发区综合执法大队的内部成员上,执法大队所有执法队员的行为与马某并无异样,亦同样领取加班补助,我们至今无法判断公诉机关将马某从众多执法队员中“择优录取”的标准和理由,但是,我们需要拷问,倘若如此,如何体现出司法的正义和公平?!

    六、关于处理本案的路径:依据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精神,对于应当认定为单位犯罪的案件,检察机关只作为自然人犯罪案件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及时与检察机关协商,建议检察机关对犯罪单位补充起诉。如检察机关不补充起诉的,人民法院仍应依法审理,对被起诉的自然人根据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及庭审查明的事实,依法按单位犯罪中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并应引用刑罚分则关于单位犯罪追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刑事责任的有关条款。

【判决结果】

    本院认为:原判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案经本案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安徽省泗县人民法院(2014)泗刑初字第00303号刑事判决;

    二、发回安徽省泗县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案例评析】

本案的事实于传统的单位受贿案件不同,司法实践中我们接触的更多的单位犯罪的行贿主体比较单一,本案中则是十余家“违建户”。但相关款项收取数额等事项均是由嫌疑人向领导汇报后由领导决定,执法大队在获取上述利益之后,除执法队日常开支外,大部分用于执法队所有工作人员的加班补助。这种按月均等以加班补助的发放形式,体现了执法大队对于该财物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全部过程,是执法大队对于收取利益的一种再次分配因此公诉机关以该事实起诉自然人马某受贿罪实属方向判断错误。

    【结语和建议】

     本案经辩护人在法庭上与法官公诉机关充分的阐述后,最终赢得了法官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结果。案件确有不同寻常的情节,行为本身的属性并不会因情节的丰富而异变,住案中嫌疑人实施行为的逻辑线条,便不致在方向上产生重大偏差。


经典案例
文章推荐
联系我们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4006-906030
联系邮箱:13264310647@163.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10号兆泰国际中心A座12层

合作伙伴SUCCESS CASE

服务热线

4006-90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