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10号兆泰国际中心A座12层 4006-906030



经典案例
Law Case

李某某诉曹某某诽谤

2019-09-27 陈海航


(一)案例基本信息

案例类型:律师诉讼案例

业务类别:刑事

律师事务所名称: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二)案例正文

李某某诉曹某某诽谤


【案情简介】

李某杰曹某麟互不相识,两人从未有过任何交集,亦不存在任何纠葛。2017年下半年,通过业内人士介绍,李某杰拟邀请曹某麟人书法大厦专家顾问委员,曹某麟首先答应接受邀请,但11月4日,作为第六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评委的曹某麟首先通过微信披露评奖内幕并宣布告别下届评委,引起业内一片哗然,紧接着,以《陈年烂账 呼吁揭盖》指出,李某杰名不见经传,他的“横空出世”在于2010年第六届书代会的贿选。李某杰并不在副主席候选人名单上,但400多位代表竟然接近半数在选票上另添此人并投了票。举报文中,曹某麟“如果以250位代表备钱,他(李某杰)砸下了2500万”。捏造李某杰贿选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和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及贿赂某姓氏中有“X”的掌权官员等虚假事实,该文章在曹某麟的微信朋友圈中公开散布后,被数家微信公众号及网络媒体广为转发,截至2017年11月15日止,仅其中《书法功课》一家微信公众号的阅读量就达45518次。

    上述文章发表后,李某杰委托律师于2017年11月至12月间两次向曹某麟发出律师函,要求其删除文章、赔礼道歉,但曹某麟均不予理睬。

2017年12月27日,李某杰授权律师以律师声明的方式再次向曹某麟删除文章、赔礼道歉的要求,但曹某麟均任然不予理睬。无奈之下,李某杰将转载诽谤文章的微信公众号内容在其住址所在地的公证机关证据保全后,于2018年1月16日依法向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提起自诉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依法将诉状送达给曹某麟本人,曹某麟签收后提出管辖权异议,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驳回曹某麟的管辖权异议申请。

期间,中国书法家协会及安徽省文联有关领导提出和解要求,2018年5月13-2018年5月14日,曹某麟本人前往合肥中国书法大厦,就此前的不当言论向当面李某杰赔礼道歉(留有视频资料),并通过中间人表示愿意在微信圈公开表达对于李某杰及书法大厦的良好印象,李某杰亦降低要求,表示只要曹某麟能够公开发表上述内容,无需公开道歉,即可以考虑撤诉,但曹某麟离开后书法大厦后即违背事先承诺置之不理案件进行排期开庭阶段后,在第一次庭审前被告人以身体不适不辞而别,第二次在法院合法传唤后又以腿疾不便为由再次缺席庭审。后法院双方调解,几番商讨过后,法院协调下,双方最终达成一致并经法院主持调解结案。

    【自诉

    自诉人与被告人曹某麟素昧平生。2017年11月5日,被告人曹某麟在微信朋友圈中公开发表文章,捏造自诉人贿选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和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及贿赂某姓氏中有“X”的掌权官员等虚假事实,该文章在被告人曹某麟的微信朋友圈中公开散布后,被数家微信公众号及网络媒体广为转发,截至2017年11月15日止,仅其中《书法功课》一家微信公众号的阅读量就达45518次。

    在被告人曹某麟公开发表的文章中,被告人曹某麟多处捏造损害自诉人名誉的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应认定为“捏造事实诽谤自诉人”;且该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和转发次数已经达到五万次以上,应认定为 “情节严重”。被告人曹某麟已构成诽谤罪,应当以诽谤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曹某麟不但在文章中捏造事实诽谤自诉人,还在文章中刻意使用“声名狼藉、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不法之徒”等侮辱性语言,刻意贬损和丑化自诉人社会形象和公众评价。即便如此,自诉人仍保持极大的克制和容忍,于2017年12月11日委托律师向被告人曹某麟发出了《律师函》,要求被告人曹某麟立即停止侵害并挽回影响。但被告人曹某麟对此置若罔闻,不予理睬,亦未有任何积极作为和有效措施,放任危害结果持续扩大。致使原告身心和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和重大创伤,并出现失眠、胸闷、气短、头晕等症状,且两月来症状不断加重,不得不去医院诊疗。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之规定,被告人曹某麟的行为应认定为“捏造事实诽谤他人且情节严重”,被告人曹某麟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诽谤罪追究被告人曹某麟的刑事责任。

    依据被告人诽谤罪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被告人曹某麟犯罪之后的表现,综合考虑本案具体情况,应当对被告人曹某麟以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自诉人现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三款、第二十四条、第九十九条、第二百零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第一条、第二条之规定特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自诉,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处。

【裁决结果】

    本院主持调解下,双方自愿达成了如下协议 

    一、曹某麟就在微信朋友圈中所说的李某杰花费重金贿选等不实言论以及对李某杰个人的伤害表示道歉,获得了李某杰的谅解

二、李某杰自愿放弃在刑事附带民事自诉状中所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

双方不再就本案所涉及的事项再起纷争,本协议达成后,双方之间所有纠纷均一次性了结。

   

    【案例评析】

本案被告人利用微信号在微信朋友圈中以《陈年烂账 呼吁揭盖》为题,假借道听途说和江湖传闻之名义,公然捏造所谓“贿选”等虚假事实,并在文章中刻意使用“声名狼藉、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不法之徒”等等诽谤、侮辱性语言,损坏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且散播消息的被告人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影响诽谤的自诉人为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亦有一定的社会关注度,因此该事件发生后一时间舆论哗然,自诉人带来很大的社会压力和负面影响。被告自身的影响力放大了他诽谤文章的传播面,该文章经转载后阅读数量达到数万次,阅读数量和影响范围已经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且捏造事实的行为清楚、证据确凿,已经涉嫌构成诽谤罪应当以诽谤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整个诉讼过程中言之凿凿的被告方却没有向法院提交任何证据材料和证据线索,更无理的向法院提出了“向有司和知情诸公依法取证”要求,这种转嫁举证责任的荒唐做法不但违背诉讼程序的基本要求,更能说明被告人所发表的不实言论完全是其主观臆想。

    【结语和建议】

调解书,是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的过程中,根据自愿和合法的原则,在查清事实、分清是非的基础上,通过调解促使当事人达成协议而制作的法律文书。与判决书体现了人民法院的意志即国家的意志不同,调解书是在合法的前提下,主要体现了双方当事人的意志,是人民法院依法对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的协议的确认。其经合法送达,并由双方当事人签收后,亦可产生法律效力具有强制执行力。在刑事自诉案件中,多数情况下当事人之间的矛盾往往是因为情绪失控导致的口无遮拦、情绪宣泄而导致。这种矛盾具有很大的调解空间,并且被害人也多非睚眦必报之士,因此只要协调方能够站在一个公平、公正的角度厘清是非曲直,最终调解结案的可能性会很。虽然调解书一般不会在裁判文书网进行公开,在当事人的申请下或者为社会公众利益、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也可以在网上公开调解结果,这也将督促被告人履行调解内容,其一定社会监督的外部推动力。因为上百次的承诺也不及一次的实际履行纸面记载的终究只是权利依据,如何落实则是关键。尤其涉及到赔礼道歉,消除不良影响这种具体行为时,如果行为主体出尔反尔推脱揶揄不仅不能有效的解决问题,甚至于会再一次让事件发酵形成更加不好的影响。舆论由千千万万的百姓编织影响力不可估量,所谓众口铄金诚如是也。既然已经达成了调解协议,说明其认可其中的内容,而不实际履行的表现则可展示其食言无信的品行,因此公示监督将有效的制止被告人妄图不了了之的诡念

若接受调解的一方不能完全的兑现调解内容,法院如何保障守约方的利益实现将直接影响当事人的调解意愿。因此,我建议法院多从落实角度去考虑调解内容的可行性,从制度上对调解内容的落实给予保障,从而达到解决纠纷社会效果与法治效果的完美结合。


经典案例
文章推荐
联系我们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4006-906030
联系邮箱:13264310647@163.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10号兆泰国际中心A座12层

合作伙伴SUCCESS CASE

服务热线

4006-90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