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泰康金融大厦35层 4006-906030



两高资讯
Law News

两高律所副主任张瀚文律师,在《法律讲堂》开讲——“不雅照”引发的案中案

2021-01-04

1609746462(1).png


2020年12月25日,在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CCTV-12),两高律所副主任张瀚文律师,作客《法律讲堂》,为大家讲述——“不雅照”引发的案中案。

 

视频链接如下:

 

https://tv.cctv.com/2020/12/25/VIDEVIVlij9LYaWw300APAeD201225.shtml?spm=C53141181395.PdjFj3z5Ukvd.0.0

 

讲稿文字版如下(部分):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法律讲堂。

深夜里,城市的喧嚣逐渐散去。突然,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让本来就睡不踏实的何云凯顿时毫无睡意,犹豫一下,他接起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何总,再不打钱过来,那些照片会给谁可就不好说了,再给你一天时间,否则后果自负!”浑浑噩噩的何云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方就已经挂断电话。这样的电话让何云凯如坠冰窟,全身颤抖,他已经记不清接了多少这样的威胁电话,也记不清给这些乱七八糟的账户汇过多少钱,他只知道——自己已经被逼上了绝路,这辈子已经完了。处于崩溃边缘的何云凯终于选择了报警,他直接在夜里跑到公安局报案,一分钟也等不了了,什么也顾不上了。

警察接到何云凯的报案后,对何云凯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记录,精神萎靡的何云凯似乎终于找到了倾诉的对象,这件事还得从他收到的一条信息开始讲起:大概一年前,何云凯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是“亮哥,我是咱们村的丽丽,来这儿上大学,我妈给你带了点东西,方便的时候联系我。”何云凯一看这有名有姓的信息肯定是发错了,本想不理它可又一想,万一耽误了别人的事情也不好,就回复了信息。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样的回复把他引上了一条不归路,回复完信息以后那个电话就打过来了,电话那边是个小姑娘的声音,再三的就发错信息的事情向何云凯道歉,还说自己是遇到了好人。

让何云凯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么一个电话,他就觉得和这个小姑娘有很多话题,竟然不知不觉和对方聊了半个小时。他们二人努力离开家乡外出求学的经历,让何云凯产生了共鸣,仿佛看到了当年初到这个城市的自己。就这样,何云凯知道了对方叫周丽丽,大家都叫她丽丽,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从那以后两人互相保持着联系,但是何云凯不知道的是,这条错发的短信背后藏着诱惑和陷阱。

接下来的事情,何云凯事后想起虽然又愧又恼,但是当时的他并没有控制内心滋长的贪念。何云凯毕业后到了这座城市的远郊工作,也已经是中层骨干,结婚十多年,生活平淡似水,丽丽的出现让他的心思多多少少有些活泛起来。在他看来,不谙世事的丽丽给他的生活平添了几分色彩,在他约丽丽见面的时候,内心虽然有些忐忑,但是没想到丽丽竟然很爽快的答应了。他和丽丽见面后,对于腼腆又单纯的丽丽非常有好感,就和妻子撒谎要陪客户,带着丽丽在山里游玩了一天。

让何云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丽丽在到达宾馆后主动要求让他留下来,躁动的内心已经让何云凯深信---这个涉世未深的姑娘爱上了他这个中年大叔。

在向警察讲述这些经过时,何云凯狠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抱着头的他已经对那晚的事情不愿再去回忆。原来在宾馆里,丽丽假装抱着他的时候,被一伙儿闯进来的大汉拍下了所谓“艳照”,而正是拍照这个动作让何云凯知道自己已经钻进了别人编织的圈套里。何云凯看了看缩在一边的丽丽,看了看对方这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失败了,也不想在这个马上要被公司提拔的关键阶段栽这么大一个跟头,当对方和他要钱的时候,他壮着胆子和对方讨价还价,最后被逼着给这伙人转了50万元人民币。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阴霾从此一直笼罩着他,在一年的时间里,这伙儿人一刻也没有放过他,不停的要钱,要钱,他心存侥幸,觉得那么多钱已经给了,不给的话钱就白花了。他向警察哭诉,什么都不管了,他已经被逼上了绝路,他那苍白而涕泪横流的脸,颤抖的手,完全没有了公司高管的架势。

警方根据何云凯提供的电话和学校的线索,在本市的大学里侦查后找到了周丽丽。警察看到她淳朴的样子,一时很难和犯罪联系起来,而让警察更吃惊的是,她没有意识到自己触犯了法律,她参与整个事件的动机竟然是为了帮男朋友创业。在警察的教育下,她详细供述了自己参与的事实经过:

周丽丽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女孩,父母务农,家境贫困,还有一个弟弟也在上学。她很感激父母没有让她中途辍学,也深知父母的艰难,因此丽丽自从考上大学以后就自己兼职打工,没有向家里要过生活费。在这样的环境下,刚刚上大三的她比同龄的孩子要成熟的多。

在校外兼职期间,丽丽认识了比她大几岁的刘大柱,刘大柱在商场里有个小摊位,紧挨着丽丽打工的快餐店。一来二去俩人逐渐熟悉起来,刘大柱看丽丽质朴勤劳、青春靓丽,便开始追求她。

丽丽觉得刘大柱成熟,老练,又自己做生意,出手大方,还有一群好哥们混在一起,很有派头。所以当刘大柱追求她时,她很快就答应了。和刘大柱在一起以后,刘大柱时常和她谈起怎么才能赚更多的钱,创造更好的生活,把两个人的未来规划的很好,这让丽丽内心十分感动。

一天,丽丽发现刘大柱垂头丧气情绪低落,就问“大柱哥,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刘大柱苦笑了一下,故作轻松的说,自己现在的小摊位因为资金周转困难,要暂时关掉了,丽丽替他着急,但是又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刘大柱趁机和丽丽说“丽丽,我倒是有个来钱快的办法,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

丽丽一听,连忙问:“大柱哥,什么办法?只要能帮你渡过难关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刘大柱看着丽丽欲言又止,说“哎……算了,还是让我自己想办法吧,不能让你为难啊。”

丽丽很认真的说,“不行,你必须告诉我是什么办法。”

于是,刘大柱就告诉她,他的一个朋友遇见了和他类似的情况,没钱周转了,然后他女朋友勾引了一个已婚男人搞到很多钱。

丽丽一听这话低下了头,讷讷的说“我,我,没有那个本事。”

刘大柱很郑重的说“我现在的努力都是为了咱们的明天,等你毕业了我就风风光光的迎娶你,能娶到大学生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丽丽一开始不同意刘大柱所说的办法,自己的尊严也不允许自己做出这样的事。但是刘大柱继续劝说她:“丽丽,这个办法特别简单,就是找个人聊天,说说情话。等那边的人上钩了,也不用你真的做什么,我和哥们就去拿住他的把柄,不怕他不给钱。”丽丽的内心对此很抵触,两个人因为这个问题不欢而散。

之后的几次约会,刘大柱直接表示,如果没有资金周转自己很可能就要回老家种地,两个人的感情也就走到了尽头。丽丽知道刘大柱想要在城市立足是需要本钱和机会的,也知道自己毕业后肯定不会回到农村,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两个人只能分手了。

这个时候的刘大柱看出了丽丽内心的摇摆,又给丽丽不断灌输一夜暴富以及所谓的成功经验,终于说服周丽丽这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答应试一试。

于是刘大柱就给了丽丽一份名单,上面记录着一些人的姓名、电话和职业信息。刘大柱告诉丽丽,“这些人都是我通过朋友收集来的有钱男人,你就假装是发错信息了,信息内容一定要让对方知道你是个在校大学生,才能吸引人。”

丽丽想,那就先发发信息吧,估计也不会有人上当的。于是就按照刘大柱说的内容,照着名单电话,逐一的发起了信息。

“是亮哥吗,我是咱们村的丽丽,现在本地大学上学,我妈和李婶要的电话,让我跟你联系。”信息发出去好几条,但是并没有人回复她。连续发了两天后,丽丽都不抱希望了,就和刘大柱说“大柱哥,我看还是算了吧,现在的人都不傻,这样的短信怎么可能有人回复呢。”

刘大柱赶紧鼓励着丽丽“丽丽,你别灰心,多试试,这可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啊。”

就这样持续了几天,丽丽断断续续的发着此类所谓的“错误信息”,就在刘大柱也不抱什么希望的时候,有一个人回复了“你的信息发错了,再核实一下电话吧。”看到有人回复,丽丽赶紧告诉刘大柱,并在刘大柱的指挥下给那人回复了短信。丽丽告诉对方自己刚上大学,在联系一个老乡,但是可能是搞错了或者是这个老乡换电话号码了。

一来二去,丽丽就按照刘大柱教给她的方法,专门给那人打了个道歉电话,和电话那头的人聊了起来,后来俩人又交换了网上的联系方式,丽丽时不时的暗示自己在这个城市里孤独无依,几乎没什么朋友,所以对于这种发错信息而结识的缘分十分珍惜,电话和网络那头的人就是本案的受害人何云凯。

丽丽每次在打电话前,都经过刘大柱的指导和排练,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何云凯产生出暧昧的想法。

当何云凯说出那句“丽丽,欢迎来玩儿,当哥的肯定要好好招待你。这里有山有水有温泉,绝对比城市里漂亮。”刘大柱听到以后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他知道这个男人上钩了,而丽丽却打起了退堂鼓,但是当她看到刘大柱期盼的眼神时,就先答应了何云凯的见面请求。

直到约定的时间到来前,丽丽一直在犹豫挣扎,一边是自己的良知,另一边是男朋友的苦苦哀求,丽丽经过几天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答应了刘大柱去实施他们的计划。

到了和何云凯约定见面的时候,丽丽果然在车站看到了何云凯。看到丽丽腼腆俏丽的样子,何云凯的心里就像被一只小手莫名的抓了那么两下。何云凯赶忙走过去和丽丽打招呼,却没看到不远处有几双眼睛一直盯着他。

丽丽跟着何云凯游玩了一天,到了预定的宾馆,丽丽见何云凯把房卡交给自己后就准备离开,结结巴巴的说邀请何云凯一起上去坐坐。见何云凯犹豫了一下,丽丽假装腼腆的笑了笑,拉着何云凯的手走向电梯。走进房间后,丽丽沉默了,看到何云凯准备走时,紧张的丽丽鼓起勇气说“凯哥,你今晚能不能别走了,我一个人住宾馆好害怕。”

何云凯停顿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于是丽丽趁何云凯去卫生间的时候给刘大柱发了信息,告诉他房间号码。等何云凯从卫生间出来,丽丽更是坐立不安,手开始颤抖,脸上的表情极度不自然,她盼着刘大柱赶紧过来。而看在何云凯眼里只当丽丽是紧张羞涩。

正当何云凯解开上衣在丽丽身边的时候,刘大柱带着两个大汉闯了进来,丽丽见机就按照刘大柱教给的办法,趁乱搂着赤裸着上半身的何云凯,刘大柱进来就是一通拍照。等到何云凯反应过来挣脱丽丽的时候,一切已成定局。见何云凯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丽丽赶紧躲到一边,不敢看何云凯的样子。

刘大柱这三个男人围着何云凯,刘大柱带着几分轻蔑,说“何总你看看这些照片拍的多好,看看你身上可真白啊。这么好的照片怎么能不给你老婆、领导看看呢。”

何云凯叹了口气说“你们说吧,要什么条件才能把照片给删了?”

刘大柱的语气坚定的说:“就喜欢何总这么痛快,50万,要快。迟了,这照片就不知道让谁看见了。”

何云凯咬着牙说,“我想办法凑给你,你先把照片都删了。”

刘大柱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钱到账了再说。”说完带着丽丽扬长而去。而何云凯瘫坐在地上,彻夜未眠。

丽丽跟着刘大柱三人回到了大柱家里,经过刘大柱的介绍才知道,这两个大汉一个叫王欢欢,另一叫苏小乐。

丽丽问刘大柱,“大柱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何云凯能给这么多钱的?”刘大柱笑着说“我早就查清他的底细了,他这么多年领导也不是白当的,而且,他老婆虽然文化不高,但是家里是本地承包农场的,很有些家底儿的。”

丽丽紧张的说,“大柱哥,这次以后就收手吧,不管多少,能周转开,做生意就行了。我……我都要吓死了,现在还在哆嗦。”

“丽丽,放心吧,这里面你是大功臣,到时候我把你下学期的学费准备好。”刘大柱说着搂紧了丽丽。

过了两天,在刘大柱的威逼和恐吓下,何云凯果然乖乖的汇来了50万。刘大柱带着6000块钱,找到丽丽后,把钱放到她手里,“丽丽,这钱你拿着,下学期的学费,其余的钱我拿去做生意,你就等着毕业以后享清福吧。”

丽丽为难的看着他“大柱哥,这钱真能拿吗?还是你拿走吧,我不要。”

刘大柱把钱塞给她“丽丽,要不说你傻呢,这是你的劳动所得,你还陪那个老男人聊天了呢。”

丽丽推脱不过就收下了。之后刘大柱和她告别,说准备去南方做生意。丽丽拿着那钱,心里一直很害怕,怕何云凯找来质问她,又怕同学知道了自己参与骗人抬不起头来,也就慢慢断了和刘大柱的联系。

在向警察的供述里,周丽丽说刘大柱只是跟何云凯要了一次钱,刘大柱带人闯入房间时说要50万,但是,后来刘大柱告诉我,何云凯最终只给了20万,可何云凯却为什么说自己被勒索了很多次,数额高达200多万呢?

对这个疑问,警方抓获了刘大柱后还是没有解开。

刘大柱向警察供述,当初拿到50万以后,他分别给了王欢欢、苏小乐每人10万就让他们各自躲起来。但是他却骗周丽丽说只要了20万,自己给了王欢欢、苏小乐各5万,剩下的10万给了周丽丽6000块钱,说自己用剩下的钱做生意,便逃往南方躲避,很快这笔钱便被他挥霍一空。他心里一合计,何云凯这家伙出手这么阔绰,干脆就再要50万,于是又给何云凯打电话要钱,经过几次恐吓之后何云凯果然又给刘大柱汇了50万元,刘大柱带着钱躲到了南方一个小镇,怕自己暴露,不再向何云凯要钱,也不再和丽丽联系。


两高资讯
文章推荐
联系我们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4006-906030
联系邮箱:13264310647@163.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泰康金融大厦35层

合作伙伴SUCCESS CASE

服务热线

4006-90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