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泰康金融大厦35层 4006-906030



两高资讯
Law News

同居分手维权,绝大多数人不知道性权利赔偿

2019-08-26 两高律师张荆


在所有的公民自由权利中,性自由和性权利在中国最脆弱,最容易受到攻击

——李银河

 

图片.png 

性是男女纯洁的美好行为弗洛伊德将其定义为“由异性的身体上所得到的快感的满足”。第十三届世界性学会性权利宣言曾说过:性权利是与生俱来的自由尊严和人人平等的普世权无论是孔子的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还是古希腊三贤的人生极大快感理论(饮、食、性),都说明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是应该得到充分保护和尊重的。

 

性有生理层面的特征,更有着情感和社会层面的特征,维护良好和谐的性关系对于促进人与人人与社会间的和谐关系有着至关重要的发展。

 

基于性的合理性,性权利则当然具备合法性性权利可以从法律、伦理、人权等多维度进行定义,它有着多向度的权利形式性权利不仅仅是夫妻性生活的权利,还涉及生理、心理和社会生活各个方面。

 

案情概要:

 

2010年,大龄单身女青年丁某因不堪忍受父母的催婚之扰,便在某婚恋网站注册了个人信息,很快她就认识了“离异多年”比丁某大26岁的李某丁某因年龄问题多番拒绝李某的追求,可是架不住李某的穷追猛打和温柔体贴,最终败下阵来。

 

在李某再三要求下,两人不久就同居了。不久,丁某发现自己怀孕,很是惊喜,想要和李某结婚李某总是以工作繁忙为由推脱,并说服丁某打掉了孩子。李某各种反常表现引起了丁某怀疑经过一番调查,丁某发现李某非但不是单身,还继续以单身身份在婚恋网站发布着征婚信息……此时,丁某身体还未完全恢复,精神又受到重创,一怒之下将李某起诉至朝阳法院要求李某书面致歉,并赔偿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30余万元。

 

法院判决:

 

丁某提出,李某主动结识自己,且多次邀约促成双方同居之后通过自我承诺及亲友协同等方式,恶意长期隐瞒已婚事实,给自己造成了严重的精神创伤怀孕流产也导致身体受到伤害,李某理应书面道歉并做出经济赔偿。

 

李某的代理律师则表示,双方都是完全行为能力人,在感情问题上是互动的,并不存在勉强。成年人应该有洞察力,并可以预见自己的行为后果流产是双方协商的后果而虚假的征婚材料只是有关个人品质问题,与本案无关。

 

法院对于丁某所述事实予以采信并认为李某的行为明显有悖于社会公德及公序良俗,亦有失诚实信用及道德准则,应当认定主观过错。李某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性权利,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并判决被告李某赔偿原告15万元。

 

 图片.png

 

案件分析:

 

我国的民法并没有“性权利”这一概念性权利是否作为一项独立的人格权一直存在争议。有人认为,性权利是基于性关系而享有的名誉权也有人认为,性权利就是一项独立的人格权本案则是将性权利视为一项独立的人格权。

 

相对于其它人格权,性权利具有生理性社会性和情感性三大特点这决定了性权利既需要法律保护其自由,也需要法律限制其滥用。在公法领域,针对违背性自由的行为,刑法规定了强奸罪和猥亵罪,然而在私法领域,对于性权利的保护还是一项空白

 

本案中李某恶意隐瞒自己已婚的事实,并诱惑急于结婚的丁某与其同居,发生性关系,其怀孕、流产。丁某与李某的性行为是在对李某婚姻状态误解的前提下发生的,并不是完全真实的意愿行为因此李某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对丁某性权利侵害。现代社会对在婚前性行为日渐宽容,同居期间怀孕流产的现象屡见不鲜同居期间某一方是否出现侵犯性权利行为关键点在于是否具有欺骗隐瞒行为此次判决的意义正在于彰显法律不容性欺骗。

 

对于赔偿标准,本案主审法官孙琪表示,一般精神损害赔偿主要针对人格权下的身体权、健康权受到精神侵害的赔偿,根据评残等级就能确定赔偿范围。该案让大众关注焦点如何界定“性权利”伤害现实中,性权利导致的精神伤害是很难用具体数额衡量本案最终确定赔偿金额15万,超出了北京市高院内部规范性文件规定的10万元,是因为李某多次在婚恋网站注册虚假信息,危害巨大,影响恶劣,旨在以惩戒被告,警示社会。

 

律师分析:

 

1. 李某隐瞒婚姻状态骗色的恶劣行为是否构成诈骗罪呢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也就是说,诈骗罪侵犯对象只针对公私财物,超出公私财物范围,不构成诈骗罪所以李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2. 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强奸罪呢?

 

强奸罪是指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或者奸淫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行为。丁某与李某同居期间发生性关系时,李某并没有使用暴力行为,所以也够不上强奸罪

 

3. 婚恋网站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呢?

 

婚礼网站作为媒介机构,对会员信息的真实性有基本的审核义务。在其自身审核能力有限的条件下,应该在网站醒目位置做好风险提示,并指导会员如何在线下自行核查对方的真实信息,而不应该只是单方面做出免责声明了事。 

 

图片.png 

 

类似司法判例

 

1. 2005年,李明方诉成都二医院因医疗过错导致妻子姚春元性功能丧失,侵害配偶权利,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72000元。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认为,李明方为已婚妇女与丈夫正常的性行是其应有的权利,且该项权利属于生命健康权范畴。二医院的医疗行为造成李明方的妻子姚元春性功能障碍,也导致李明方失去了婚内正常性行为的权利,李明方与姚元春是基于不同内涵的生命健康权遭受侵害的受害人

 

性权利为抽象概念,其损害后果无具体量化标准,但性行为权能对已婚妇女的重要性无需证明李明方请求二医院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应予支持,赔偿金额酌定为20000元。被告提出上诉,成都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 李某诉邓某等七人精神损害赔偿案。李某的丈夫谢某在邓某等七人开办的有色金属厂做工,因矿车脱轨而受伤,导致永久性膀胱造瘘和性功能障碍2011年9月,李某上诉至湖南桂阳县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10万元。

 

法院认为,原告丈夫因被告的原因丧失性功能原告认为被告侵害了其自身权利要求获得精神损害抚慰金这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的“严重后果”。综上,原告方请求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应予支持根据实际情况,酌情判决赔偿10000。被告以诉讼时效和原告不适格提出上诉,郴州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合作伙伴SUCCESS CASE

服务热线

4006-90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