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泰康金融大厦35层 4006-906030



经典案例
Law Case

关于劳动合同纠纷胜诉相关的点评意见

2019-09-24 甘巍宏

案例类型:律师诉讼案例
业务类别:民事
供稿:甘巍宏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基本案情

原告与某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于2008年4月15日签订了《劳动合同书》,2011年4月15日续签了一次。某某(北京)有限公司与被告是关联公司(两个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李某某、张某某等都是同一人,事实上是两个关联的企业法人一直在同用一套人马如:原告、陈某某等)。2014年3月31日,原告非因本人原因与被告签了一次《劳动合同书》(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岗位为某某的销售总监)。某某(北京)有限公司、某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某某科技(湖南)有限公司属于某某集团下属的关联公司。原告爱岗敬业,兢兢业业,在工作中表现优秀,带领的某某销售团队的2017年的销售业绩极佳。截至2017年10月31日完成销售毛利2900万元,超出2017年全年销售目标200万元,完成全年销售目标的107.40%;截至2017年11月30日完成销售毛利3510万元,超出2017年全年销售目标810万元,完成全年销售目标的130%;截至2017年12月31日完成销售毛利 4300万元,超出2017年全年销售目标 1600万元,完成全年销售目标的159.26%。被告不但未按照《业务部产品奖励政策》、《三年翻番计划》等相关约定向原告发销售奖金,被告反而为了达到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目的,故意欺骗原告,要求原告要么签订《协议书》和《劳动合同终止协议》,要么主动离职。原告与被告对车牌号为湘ⅹⅹ的迈腾全路况车ⅹⅹ旅行轿车(被告以奖品的形式奖励给原告,以此充抵相应的销售奖金)的所有权转移(实际所有人为原告,被告为名义所有人)达成口头一致意见后,在原告于2017年11月 22日出差到某某市办理前述车辆的所有权过户手续时,被告对已达成一致的口头协议进行变更,并要求原告先签订《协议书》和《劳动合同终止协议》后再办理前述车辆的所有权过户手续。鉴于被告不恪守诚信的事实和《劳动合同终止协议》相关条款未谈妥等,原告要求被告按照2017年的销售总监岗位及其相应的工作内容、工资待遇等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或给原告以更加优厚的待遇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为了达到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目的,被告就采取单方强行降职和降薪的方式变相胁迫原告主动离职。被告未经原告同意就直接对原告进行降职和降薪(被告未经原告同意就于2017年11月1日擅自取消了原告的工作邮箱、销售总监相应的报价权限等,并于2017年11月6日单方宣布由他人担任销售总监以强行替代原告),并于2017年12月4日单方强行向原告送达《调岗通知书》。原告于2017年12月5日收到《调岗通知书》,并在《调岗通知书》中写明了不同意及其相应的意见。原告于2017年12月8日在某某召开会议时对未经民主程序等就独裁式地变更公司组织架构和对原告降职和降薪问题等依法发表了意见,并于2017年12月7日以电子邮件形式发送了《关于不同意公司对本人降职和降薪的声明》, 于2017年12月8日EMS形式同时发送了《关于不同意公司对本人降职和降薪的声明》。被告对原告依法发表意见等合法行为恼羞成怒,被告于2017年12月12日违法作出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因此原告委托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的甘巍宏律师提起了劳动仲裁申请,经过了一审和二审。在此期间,原告2018年5月曾入职太原某某科技有限公司,从事销售职位,双方曾签订过劳动协议,2019年1月其自该公司离职。

裁判结果

    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原告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仲裁请求并无不当,一审法院予以支持,被告与原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至2018年4月30日;被告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ⅹⅹ月ⅹⅹ日工资ⅹⅹⅹ元;被告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14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ⅹⅹⅹ元等。

点评意见

本案的原告有理有据有节地与被告斗智斗勇,理直气壮地与被告进行谈判,并在谈判过程中形成了相对完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已取证)的证据链,因此为后续的劳动仲裁、一审及二审夯实了证据基础。本案的被告无中生有地诬告陷害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在原告提起劳动仲裁、一审及二审中还提起反申请、反诉等,对原告如实提出的未加盖被告公章的证据等也不认可,因此导致原告在举证等方面处于不利地位。经原告和本律师的共同努力,仲裁和诉讼的最终裁判结果认定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被告与原告应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但,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在认定被告与原告应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时又加了继续履行劳动合同至2018年4月30日,这属于法律适用错误: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并未明确禁止原告在一家以上的用人单位工作;原告即使在案外公司工作也不影响与被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及其他有关法律等之规定,判决严重违反不告不理的原则。原告提出的诉求是被告与原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其并没有要求一审法院明确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具体截止时间。判决违反不告不理的原则擅自作出履行至2018年4月30日,这属于违法;相关法院也无权酌情裁判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截止时间。

本案在诉讼策略的选择上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比要求被告向原告支付二倍赔偿金更明智,这样更能最大限度地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本案的下一步也可以分两步走,一步是申请再审、抗诉等,以此纠正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的“被告与原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至2018年4月30日”;另外一步是在认可现有判决的基础上重新提起劳动仲裁等要求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二倍赔偿金;选择走哪一步也待明确告知原告相应的法律风险后由原告最终决定。


合作伙伴SUCCESS CASE

服务热线

4006-90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