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泰康金融大厦35层 4006-906030



经典案例
Law Case

北京安珂罗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诉北京华福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纠纷

2019-09-03 杨杰


    (一)案例基本信息
案例类型:律师诉讼案例
业务类别:民事


    (二)案例正文
     案例标题:北京安珂罗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诉北京华福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纠纷
 
【案情简介】
安珂罗与华福关于中国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鄂尔多斯图克工业项目区年产200万吨合成氨350万吨尿素项目,甲烷气液化装置签订了五个合同,双方首先签订了《合作协议》和《保密协议》,之后在《合作协议》和《保密协议》的基础上签订了《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LNG项目合同》、《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甲烷气液化装置设计及技术服务合同》和《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甲烷气液化装置控制系统服务合同》。华福与中煤签订了两个合同,分别是《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甲烷气液化装置工艺技术包采购合同书》和《EPC合同》,合同总标的额5000余万元
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北京华福工程有限公司在付完3500万后,拒绝再付余款,经双方协商一致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3月28日依法作出(2017)中国贸仲京裁字第0433号裁决书,支持了97.5%的申请人仲裁请求。
【代理意见】
(一)关于6台设备是否属于工艺包的范围以及产生的费用应当由谁承担的问题。
增加的6台设备分别是密封气高压氮气缓冲罐、2台MRC出口冷却器(E-04515)、冷火炬加热器(S-04352)、冷火炬分离罐(E-04532)和低压蒸汽凝结水罐(S-04533),以上6台设备不属于工艺包的范围,产生的费用不应由我方承担。
密封气高压氮气缓冲罐是压缩机厂家为配合压缩机适用而增加的设备,不属于工艺包的范围。第一,2012年9月19日,在工艺包审查会上,华福选定的压缩机厂家为了配合压缩机使用,提出增加密封气高压氮气缓冲罐的额外要求,高压氮气缓冲罐是压缩机厂家后来提出来的,不属于工艺包的范围;第二,在工艺包审查会会议上,华福、中煤、安珂罗三方一致同意,密封气高压氮气缓冲罐由华福具体负责,而不是由我方负责,华福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新增加的冷火炬加热器(S-04352),冷火炬分离罐(E-04532),低压蒸汽凝结水罐(S-04533)不应由我方提供。第一,在工艺包审查会会议上,华福认可我方设计的工艺包符合要求,并未提出关于缺少以上三台设备的问题;第二,以上三台设备属于公用工程设备,不属于工艺包设备。根据《化工厂系统设计》的相关理论,冷火炬加热器(S-04352),冷火炬分离罐(E-04532),低压蒸汽凝结水罐属于公用工程设备中的安全泄压系统,是公用工程分配系统和辅助系统,不属于工艺包设备。第三,以上三台设备属于华福与中煤签订的《EPC合同》的范围,而不属于我方应提供的工艺包的范围,华福的行为是将《EPC合同》中的本应属于自己的责任转嫁给安珂罗,无故追究安珂罗工艺包的责任,我方不能替华福承担该责任。
增加2台MRC出口冷却器(E-04515)是由于设备制造厂家的问题,我方对此不负责任。在工艺包中我方已经对MRC出口冷却器(E-04515)作出了明确表示,之后在详细设计阶段,设备制造厂家出现问题,无法完成工艺包规定的对设备的要求,因此在施工图设计阶段将2台MRC出口冷却器(E-04515)变更为4台。我方已经提供了符合要求的工艺包,现由于厂家的问题导致设备的增加,与工艺包无关。
(二)关于LNG项目合同额外发生开车服务费122.9万元是否应当扣除的问题
LNG项目合同额外发生开车服务费122.9万元不应当扣除,理由如下:
第一,华福与中煤签订的《LNG项目合同》中第3条价格与支付条款中规定:“a)按甲方与业主的合同标的范围,甲方向乙方支付的专有技术、工艺包、设计数据、手册、技术服务、采购技术支持、培训的合同费用(简称“软件”费用,合同软件费用总价人民币(大写)壹仟壹佰伍拾万元整(¥11,500,000.00))。”合同中并未约定是一次性包死价,而是应当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根据实际履行情况调整合同价格。
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工程量有争议的,按照施工过程中形成的签证等书面文件确认。”我方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施工过程当中,实际工程量与合同约定的不一致,应当以施工过程中形成的书面文件确认实际工作量。
第三,对于施工过程中的实际工作量,我方向华福提供了现场考勤确认单,并且提供的现场考勤确认单都经过了华福的确认并签字,华福应当给付我方额外的开车服务费。
第四,华福与中煤签订的《LNG项目合同》中第1条明确说明“以下三个合同与协议,是本合同的基础,并作为本合同附件。a)甲方与业主签订的关于本项目的合同及其附件。”也就是说,我方与华福的合同标的范围以华福与中煤的合同标的为准,合同总价是否包括额外发生的开车服务费,应当以华福与中煤签订的《工艺技术包采购合同书》为主。华福与中煤签订的《工艺技术包采购合同书》第五章费用和价格第6款对技术服务费做出了规定(见华福证据一),技术服务费包含在合同总价中,但超过120日的调试,开车指导和技术服务在征得买方同意后按照4000元/人日计算。安珂罗实际提供的服务工时为519.875天(见安珂罗仲裁证据五以及补充证据),减去合同中包含的120天,剩余399.875*4000=159.095万元。
第五,中煤已经将额外开车服务费支付给华福,华福也应当支付我方该部分费用。
综上所述,华福应当支付安珂罗额外发生的开车服务费159.095万元。
(三)关于设计图费用148.6388万元是否应当扣除的问题
设计图费用148.6388万元不应当扣除,理由如下:
1、甲烷气压缩机及BOG压缩机本体管道的设计由压缩机厂家负责。在压缩机厂家的设计澄清会上,华福、中煤、安珂罗三方协商确定甲烷气压缩机及BOG压缩机本体管道的设计规定由压缩机厂家负责,华福只是在此基础上完成气路管线施工图(补充证据89页),因此,由压缩厂家负责设计的管道应该由压缩机厂家承担相应设计责任,安珂罗无法替厂家承担此部分责任,因此我方提供了甲烷气压缩机及BOG压缩机本体管道设计的电子版图纸。
2、我方提供给对方的甲烷气压缩机及BOG压缩机本体管道的电子版图纸,对方已经签收(见补充证据二),不影响到合同的实际履行。理由:
3、反请求申请人提供的12310 P-DW07-M、12322 P-DW07-M以及华福设计甲烷气、BOG压缩机本体管道施工图消耗人工时的表格与我方提供的图纸对比,只是在我方图纸的基础上增加几根管线,不能排除抄袭我方图纸的嫌疑,并且华福并未将该图纸发给我方,我方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4、我方按照约定提供了设计图纸,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华福依据我方提供的图纸已经完成施工,应当支付我方设计图费用148.6388万元。
5、对方提供的图纸不符,超出合同范围。我方应提供的图纸只包括整理气路管线ABCD部分,而不包括整理气路管线E部分。(见华福证据四工艺包附录G,工艺管道及仪表流程图,4-28页)
四、对华福答辩书中其他争议的意见
(一)关于供货设备D-04511(MR干燥器)缺少分子筛、瓷球,对方代为采购,产生费用0.5178万元,我方予以认可。
(二)关于工艺包软件费中115万质保金是否应当扣除的问题
《LNG项目合同》第3条第8款约定:“甲方保留软件费和货物费的10%作为质量保证金,乙方完成性能考核合格后12个月,甲方向买方提供等额发票或收据后25天内,甲方向乙方一次性支付。” 工艺包软件费中115万质保金不应当扣除,理由如下:
第一,我方未提供等额发票有合理的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当事人互负债务,有先后履行顺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履行要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要求。” 我方已为华福开具345万的发票,而华福却迟迟不付款,根据该规定,我方具有先履行抗辩权,为避免税费损失,我方没有继续开具发票。
第二,我方未提供收据有合理的依据。合同规定本身不完善,存在瑕疵。我方不能给华福提供收据,因为如果我方提供收据,这就意味着我方已经收到了华福的款项,事实上,华福并未向我方付款,因此收据肯定是不能开具的。
(三)关于工艺包设备货物费中310万质保金是否应当扣除的问题
《LNG项目合同》第3条第8款约定:“甲方保留软件费和货物费的10%作为质量保证金,乙方完成性能考核合格后12个月,甲方向买方提供等额发票或收据后25天内,甲方向乙方一次性支付。”工艺包设备货物费中310万质保金不应当扣除,理由如下:
性能考核后12个月,我方向华福提供了等额收据,已开发票,质保金具备支付条件,业主虽未向华福支付该款项,但依据合同约定,华福理应支付我方310万元,华福至今未支付该笔款项。(见安珂罗证据145-161页)
(四)关于设计代表现场服务费及利息是否应当扣除3人日控制系统服务的问题
设计代表现场服务费及利息不应当扣除3人日控制系统服务费,理由如下:
华福提供的证据二不能证明我方技术人员徐一帆三天(2013.9.29, 2013.9.30, 2013.10.11)一直在做控制系统现场服务工作,事实是徐一帆在此三天只是抽空做了开箱验收工作,因此不能作为扣除此三天的现场服务的费用的依据。
(五)关于安珂罗是否应当向华福支付律师费的问题
安珂罗不应当向华福支付律师费,理由如下:
因合同是反申请人与律师事务所之间签订的合同,答辩人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虽然有合同和开票汇款的行为,但是合同可以解除、也可以重新签订、发票可以退、汇款可以再汇回,所以答辩人对其要求答辩人支付其律师费的请求不予认可。
【仲裁结果】
(一)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工艺包软件费用460万元、开车服务费用122.9万元以及自提起仲裁之日至实际付清之日的利息。
(二)被申请人支付工艺包设备货物费用581.78万元以及自提仲裁之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的利息。
(三)被申请人支付设计及技术服务费31万元及利息。
(四)被申请人支付控制系统技术服务费95万元及利息27320元。
(五)被申请人支付设计代表现场服务费530400元及利息15253元。
(六)被申请人支付控制设备材料费75万元及利息21568元。
(七)被申请人支付律师费29万元。
(八)本案本申请仲裁费163857元,被申请人承担159760.575元(97.5%)。
(九)申请人支付被申请人高压氮气冲罐的费用7.7万元。
(十)本案反诉请求仲裁53184元,被申请人承担51184元。
(十一)被申请人承担仲裁员费用3854元。
(十二)驳回被申请人其他反请求。

【结语和建议】
本案经过我方的不懈努力,最终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支持了我方97.5%的仲裁请求,结果虽是皆大欢喜的,但是提起仲裁的执行,就不得不说目前仲裁执行难的问题。
仲裁作为一种代替行纠纷解决方式,由于其具有灵活性、保密性、快捷性、经济性等特点,越来越受到纠纷当事人的青睐。尤其是在这样一个被人们称为“诉讼爆炸”的社会里,传统司法体制下的诉讼负荷难以满足人们的纠纷解决需要,仲裁在解决民商事纠纷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重要作用。
但是,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当事人申请执行仲裁裁决时却常常面临各种各样的障碍和困境,使当事人通过仲裁方式快捷解决纠纷的愿望成为泡影,严重削弱仲裁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和作用。
所以要解决仲裁执行难的问题,就要建立起完善和健全的劳动保障体系,对仲裁裁决申请不予执行或撤销的程序在立法上应得以进一步完善,加强对仲裁机构仲裁人员的业务培训,提高业务素质,使制作的仲裁裁决文书规范、质量经得起考验,只有这样让能根本的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合作伙伴SUCCESS CASE

服务热线

4006-90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