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泰康金融大厦35层 4006-906030



经典案例
Law Case

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2019-09-03 田峰


(一)案例基本信息
案例类型:律师诉讼案例
业务类别:民事
 
(二)案例正文
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案情简介】
本案是涉及到电影《疯狂的导演》的侵权案件。原告经合法授权对涉案影视作品《疯狂的导演》(以下简称涉案作品)享有独家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被告未经许可,在其开发并经营的“1905电影网”手机APP应用软件上提供了涉案作品的在线播放服务,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作品,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被告认为已经取得涉案影片的授权,可以播放涉案影片,且被告已经尽到合理审查的义务,不构成侵权。
【代理意见】
《疯狂的导演》是一部由宋阳执导,徐帆、焦恩俊、金铭、王宝强等人主演的一部喜剧片。影片于2013年上映。该片以一对奇葩的导演和制片人在拍摄电影道路上遇到的各种奇怪与匪夷所思的状况为主线,以轻松诙谐的手法讲述了一部电影创作艰辛和荒唐。通过戏中戏的方式,为观众呈现了一连串的搞笑囧事。电影上映后获得了市场一致认可,具有较高知名度。
原告经合法授权,取得了《疯狂的导演》的独占专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授权书是由电影出品方出具,原告所取得的权利合法有效。原告所提交的证据电影《疯狂的导演》片尾有关信息网络传播权信息,证明电影《疯狂的导演》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由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也能够证明这一点。
被告虽然也出具了出品方的授权文件,载明授权权利为非独家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且授权日期晚于原告的授权日期。所以被告的授权是无效授权。《疯狂的导演》电影片尾有关信息网络传播权信息,证明电影《疯狂的导演》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由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但被告却没有尽到合理审查的义务看到相关内容,仍与出品方签订协议获取所谓的授权,是被告的自身的过错。
被告未经原告许可,播放涉案影片的行为构成了侵权,要承担赔偿的责任,由于双方未提交原告损失和被告非法获利的证据,法院对于赔偿数额结合涉案影片的播放情况等情节,酌情予以确定。
【判决结果】
一、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提供影片《疯狂的导演》的在线播放服务;
二、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000元;
三、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合理支出3000元;

 
【案例评析】
本案是一个典型的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规定第十条规定,所谓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
本案中,被告开发并运营的手机APP软件,是一个视频播放软件,公众在可以在手机上下载并安装,用户可以在自己的选择的时间地点播放影片目中的任意影片,显然是一典型的网络传播行为。
信息网络传播权是著作权的一项重要的财产权利。根据目前的市场来看,信息网络传播权是影视作品产生经济效应的一项重要权利。涉案作品《疯狂的导演》是一部院线电影。众所周知,院线电影通过电影院线在一定档期进行上映,产生票房,体现其部分经济价值。档期过后电影下线,电影即无法再通过院线发行产生经济价值。但是电影可以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权许可,来继续产生价值。根据著作权法规定,作品的保护期限是50年,理论上来讲,权利许可的期限可以是50年,权利人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通过该权利许可进行获益。故而涉案电影作品《疯狂的导演》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就具有非常高的经济价值。
本案原告,向权利人支付了非常大的代价,买断了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签署了许可文件。
河北影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作为《疯狂的导演》的出品单位之一,通过出具授权书的方式,将涉案作品的著作权让渡于国影宣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后者亦通过授权书的方式,将涉案作品的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授予本案原告,对于侵害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其有权提起诉讼。

被告称其通过上级单位制作中心和国影宣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签订授权书的方式获得了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但早在2013年4月27日,国影宣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就已将涉案作品的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授予本案原告,在此之后,国影宣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就已不再享有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亦无权对外进行授权。制作中心通过和国影宣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签订授权书的方式已无法获得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权利人已经将涉案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予了原告,又与第三人签订授权,是典型的“一房二卖”的行为,对原告和被告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没有并未取得涉案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被告播放涉案作品,已构成对原告就涉案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害。
被告称获得授权时已经尽到合理注意义务,主观不具备过错,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主张其上级单位是在签订授权书之后才获得的涉案影片介质,但涉案影片介质是由国影宣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提供,其中显示原告盛世骄阳公司享有独家信息网络传播。在被告的上级单位制作中心通过授权书获得的权利和权利人国影宣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提供给其的涉案影片介质中显示的权利信息存在明显矛盾的情况下,被告一九零五公司依然依据授权书在其APP上播放涉案影片,主观具有过错。 如果,被告当时认真的把电影看完,不难发现原告的权力信息,应该立即向权利提出质疑,或者向原告需求许可,都可以避免侵权。
关于赔偿损失的具体数额,法院判决中提到,“因双方均未提交证据证明原告盛世骄阳公司所受损失和被告一九零五公司非法获利的数额,本院将综合涉案影片的公映情况、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授权情况、被告一九零五公司为获得授权曾支付对价、被告一九零五公司就涉案影片的播放情况等情节,酌情予以确定。原告盛世骄阳公司未提交律师费发票,但确系律师代理出庭,故其所付开支(包括律师费和公证费)中的合理部分,本院根据其合理性和必要性酌情予以确定。”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难题。一般来讲权利人的损失却是难以证明,而被告的非法获利也不好证明。所以法院自行酌定,酌定的数额又太低了。建议对于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惩罚性判决,有些案件已经体现出来,但是没有形成普遍的共识。
就本来来说,原告的损失也不难认定,法院应该查明被告向电影的原权利人支付了多少对价,就能够确定原告的损失,也是本案判决的不足之处。

【结语和建议】
本案是一个典型的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案件,但又有其特殊性。视频平台为了获得权力许可,都要支付一定的对价,但是在签订合同时应该谨慎审查权利人的权力和作品。避免本案“一女二嫁”的情况发生。法院应该加大对于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惩罚力度,保护知识产权不受侵犯。


合作伙伴SUCCESS CASE

服务热线

4006-90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