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泰康金融大厦35层 4006-906030



经典案例
Law Case

贾*英、王*文、王*勇诉王*臣、王*君、王*书、汪甲、汪乙、王*香、汪丙所有权确认纠纷案

2019-09-03 何竹兰

贾**、王*文、王*勇诉王*臣、王*君、王*书、汪甲、汪乙、王*香、汪丙所有权确认纠纷案


(一)案例基本信息:

案件类型:律师诉讼案例

业务类型:民事案件

 

(二)案例正文

【案情简介】

王*奎(1987年去世)于解放前娶张*生(1977年去世)为妻。王*奎与张*生生育六个子女:长女王*荣(2011年故),其丈夫赵甲(2008年去世),其子赵*利;次女汪*氏从小过继给邻村家抚养(206年2月10日去世),其丈夫汪*生(2006年12月6日去世),其子女分别为长子汪丁[离婚单身,2017年去世,其长子汪*明、次子汪*军、女儿汪*红]长女汪*荣、次女汪*芝、次子汪丙、三子汪乙、四子汪甲、三女汪*香;长子王*书(2007年1月13日去世),其妻万*珍,其子女分别为长子王*臣、次子王*君;三女王*珍(2003年12月10日去世),其丈夫李*涛,其女李甲;次子王宝*(2016年2月6日去世),其妻贾**,其子分别为长子王*文、次子王*勇;三子王*书。

王*奎与张*生生前最初居住在西**村最北端,当初居住地点没有路,用水用电极不方便。1970年,西**村村委会根据王*奎的申请,将原老宅迁移到村南端即顺义区马*镇西**村永旺街7号并建房屋四间,该四间房屋系王*奎与张*生夫妻共同财产。

王*奎与张*生去世后,六个子女均未表示放弃继承遗产,同时也未对遗产进行过分割。1992年,顺义区马*镇西**村丈量宅基地,1993年发宅基证,因子女多在外工作,而长子王*书常回村里,在西**村村委会同意的情况下,由其代表其他子女对王*奎与张*生的遗产领取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证[证号为顺-马集建(宅基)字第1号],土地使用者登记为王*书。

1999年,因王宝*一家住房紧张且西**村永旺街7号宅基地房屋年久失修,王宝*在与其他兄弟姐妹协商后,同意将四间房屋给王宝*并让其翻建,之后王宝*及儿子王*文、王*勇出资翻建,重新翻建新房十五间。

翻建后,该房屋一直由原告家长期居住至今。原告方认为虽涉诉宅院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在1993年登记在了长子王*书名下,但作为祖辈留下的遗产,王*书登记行为系代表其他继承人取得的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行为,四间房屋应当由其合法继承人继承,但在2001年,其他兄弟姐妹同意将四间房屋给王宝*并让其翻建,王宝*及儿子王*文、王*勇将原四间房屋拆除后重新翻建十五间房屋,故应系王宝*、贾**及儿子王*文、王*勇共同财产,并非祖辈留下的遗产。因王宝*2016年病故,涉诉宅院房屋应属于王宝*的个人遗产及三原告共同财产。为明确权属,故诉至法院,提出如下诉讼请求:

依法确认顺义区马*地区西**村永旺街7号[宅基地号为顺马集建(宅基)字第130号]宅院内十五间房屋属于三原告共同所有,十五间房包括正房四间、西厢房五间、东厢房四间、南倒座二间。

庭审中,被告针对原告的诉讼请求,做出了如下答辩意见:

被告王*臣、王*君辩称,不同意原告全部诉讼请求王*奎及妻子张*生确实在西**村有祖宅一块,在1968年前王*奎、张*生及其所有子女、孙子女均为北京城市户口,1968年11月因毛主席号召人人都有两只手,不在城市吃闲饭,二人长子王*书将当时已经六、七十岁的王*奎、张*生及当时分别为7岁、10岁的王*臣、王*君送回到顺义马*西**村,并将户口迁至该址,故在1968年后王家只有王*奎、张*生、王*臣、王*君的户口为顺义马*地区西**村村民。当时原老家宅基地因老房年久失修无法居住,王*书本人在村里申请另一宅基地即本案诉争宅基地,并委托王加*建了四间新房。因为宅基地是王*书申请,宅基地上房屋也是王*书出资建设,故1993年发宅基地使用权证时,宅基地使用权人为王*书,且因王*书为长子,王*奎、张*生一直由王*书、万*珍赡养,所以从1970年王*书申请另一宅基地并建房至1977年张*生去世再到1987年王*奎去世,后1993年下发宅基地使用权证,在此23年期间王*书其他弟妹未向王*书提出宅基地使用权及争议。从1993年下发证书到三原告诉至法院,王*书其余弟妹未向王*书主张所有权及使用权,王*书的弟妹即王*奎、张*生的所有子女早已认可宅基地的使用权人为王*书,宅基地使用权人为王*书一家所有。宅基地不是遗产,无法继承,宅基地与宅基地上房屋必须属于同一主体,如需转让房屋必须转让给在同村无房无宅基地村民,并且需经村集体同意转让,原告与本案被告均不满足宅基地转让条件原告均为北京城市户口且均不是西**村村民,均有房屋,无法拥有诉争房屋所有权。涉诉房屋应归万*珍、王*臣、王*君所有。张*生1977年去世,王*奎1987年去世,其二人所有继承人关于主张继承纠纷的诉讼时效均已经超期宅基地证1993年颁发,王*奎、张*生的继承人对该宅基地的使用权纠纷的诉讼时效也已经超过,不受法律保护。建房时四间原房屋没有院墙,2000年王*书与儿子商量建设围墙,后来王*书与王宝*商量建设房屋,于是王*书向王宝*借了10万元,王*书将宅院原四间房屋拆除,后建设现有房屋十五间,王*书自己出资2万元,向王宝*借款10万元,共计花费12万元。借款没有经过王*书手,是直接由王宝*给了万景*,让万景*组织建房,他是包工头。借款10万元至今未还,其他兄弟姐妹不知情。

被告汪乙、汪*香、汪丙共同辩称,涉诉宅院原房屋系王*奎、张*生建设,二人去世后王*荣曾在涉诉宅院居住过,王*荣说该宅院重新翻建是以王宝*为主,王宝*与王*书、王*书具体出资情况不清楚,由法院依法裁判被告王*书辩称,王*奎、张*生共生育六个子女,王*书系唯一在世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其他子女均去世。父母在西**村有老祖宅一处,与涉诉宅院不是同一宅基地,在老祖宅有北房三间、西厢房二间,总面积一亩六分地。王*奎、张*生为王*书哄孩子,在北京居住,对于户口情况不清楚。王*奎是厨工,在北京打工,贴补家用,王*书、王宝*都在北京医学院工作。1969年左右父母回到西**村,并非王*臣、王*君所述被王*书带回,当时父母身体挺好,当时老祖宅系大姐王*荣帮忙打理,因为老祖宅地理位置不适宜老人居住,有坡度,水电不方便,故王*奎以此为由向村里申请诉争宅基地,当时父母户口在村里,王*书妇户口均不在本村,按常理不应当以他们身份申请,没有资格如果是王*书申请,那么老宅基地还应当给父母保留,但是老宅基地已没有了,这也说明是以父母名义申请的涉诉宅基地,村里将老宅基地收回,置换的现有宅基地。涉诉宅基地所建四间原房屋是王*奎主持建设,并非王*书出资建设,王*书回家探亲时正在建房,当时只有框架没有窗户,父亲说包括搬家安置费,及其他子女的补助,老房的材料,邻居的帮工,整个房子建设没花多少钱,房屋是王*荣请的木工瓦工,木工是王*荣养子的父亲,王*书探亲回家也有给父亲钱用于建门窗以及给木工、瓦工的礼钱了。现宅院房屋为二哥王宝*建设,199年10月16日,因王*书的女儿结婚,所以兄弟姐妹六个聚到了一起,王宝*提议涉诉宅院四间原房屋年久失修,兄弟姐妹都同意由王宝*翻建房屋,并同意将新建房屋归王宝*所有,王宝*在此情况下建成了现有房屋。1999年王宝*提出建房也是一种主张方式,涉案诉讼时效没有超过。自从王宝*建房至今,兄弟姐妹未提出王宝*建的房屋有各自份额,大家均予以认可。王宝*建房,王*书及王*书也想出资帮忙,但当时王*书及王*书条件不具备,只是偶尔去看看。王*书说我想帮都帮不了你,刚拆迁完,积蓄有他用,没有钱出资建房。王*书单位集资建房,积蓄也用来买房了,故王*书和王*书均没有钱建房,王宝*说其自行建房。建房出资、操办均是王宝*,施工人员也是王宝*找的。关于王*君、王*臣所述借款10万元一事,王*书、王宝*均未提过,家人均未听说过,王*君、王*臣叙述不属实。涉诉宅院现有房屋系王宝*建设,应归王宝*所有,王宝*去世,应由王宝*的继承人继承。

双方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人民法院组织双方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法庭辩论结束后,我方提交了代理意见。


 【代理意见】

    一审代理意见:

一、 集体土地使用证上虽然显示长子王*书为土地使用权人,但不能否认该宅基地房屋属于父辈遗产的事实

根据西**村委会出具的证明,王*奎与张*生在生前最初居住在西**村最北端,当初居住地点没有路,用水用电极不方便,1970年,西**村村委会根据王*奎的申请,将原老宅迁移到村南端即顺义区马*镇西**村永旺街7号并建房屋4间。

根据原告提供的马*派出所出具的证明,王*奎是在1979年2月16日迁往北医11号院,再结合被告提供的北太平庄派出所提供的证明,王*奎及张*生是在1969年迁入西**村,可以佐证1970年王*奎申请建房与客观事实相符。

根据王*奎及张*生现唯一子女王*书的陈述,在1970年建房时,系父亲王*奎主持建造的4间房屋,并非被告万*珍、王*臣、王*君所陈述的系王*书所建造。

根据被告王*书(王*奎与张*生第六个子女)的陈述,1972年王*书结婚,举办婚礼就在永旺街7号院里,同时将永旺街7号院中的西厢房作为王*书的婚房居住。

根据上述证据,证实永旺街7号院系王*奎与张*生的遗产毋庸置疑。

张*生于1976年去世,王*奎于1987年去世,1992年西**村丈量土地,1993年发放宅基证。根据村委会的证明,证实王*书的登证行为系代表登证行为,不能视为个人对宅基地有单独的使用权,更不能对宅基地上原4间房屋单独享有所有权。因此讲,截止到1999年前宅基地上原4间房屋一直未被进行遗产处理。

二、1999年六个子女对遗产做出处理

被告王*书证实:1999年,三子王*书女儿结婚,趁兄弟姐妹六人都在参加婚宴的机会,次子王宝*提出在北京的住房紧张,而且想在退休后回老家居住,况且老家的房子也念旧失修早已成危房,所以想自己出资重新盖房和兄弟姐妹们进行商量。当时其他五位兄弟姐妹均无异议,并表示自父母去世后,大家都无人去住,4间房子已破旧,也不值什么钱,就由王宝*自行去处理。

我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依据该规定,在1999年六个子女中有五个子女放弃了继承的权利,均同意由王宝*一人继承。至此,王宝*已完全取得父母遗产。

三、2001年王宝*及家人对年久失修的房屋进行翻建

2001年,因房屋年久失修及原告家人住房需求,次子王宝*即与原告王*文、王*勇共同出资翻建了房屋,有建房票据为证,并非被告万*珍、王*臣、王*勇陈述在2001年建房时王*书向王宝*借款10万元,三被告自己出资2万元也并非事实。被告与被告之间陈述时自相矛盾,单一被告陈述前后矛盾,与常理不符。同时与被告提供的万景*的证人证言所陈述内容也不一致,不能认定案件基本事实。

四、王宝*及家人从2001年翻建房屋至各兄弟姐妹去世,房屋一直由原告家人实际使用,兄弟姐妹均未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房屋翻建后,三女王*珍于2003年12月10日去世,次女汪*氏从小过继给邻村家抚养并于2006年2月10日去世,长子王*书于2007年1月13日去世,长女王*荣于2011年去世,去世前兄弟姐妹均未曾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同时从2001年起至今,房屋一直由原告家人长期居住,期间王*荣经原告家人同意借住过,且根据赵*利的询问笔录,借住期间曾给过王宝*及家人2万元人民币。即便是被告陈述在王*荣借住之后有租给其他人,被告也认可是王宝*或贾**出租的,上述事实足以证明涉案房屋系原告所有。

所有兄弟姐妹及家人(包括本案被告),从房屋翻建至今也均未提出过任何异议。

五、针对现有房屋兄弟姐妹之继承人认为属于原告所有。

本案诉讼程序启动前,其他兄弟姐妹包括本案被告王*臣、王*君在内,均认可该房屋系王宝*及原告出资建造并归原告所有。根据地随房走原则以及根据被告在庭审中也陈述房屋及宅基地必须同一人,所以在本案中,涉诉房屋应当归原告所有,所属的宅基地也应当归原告使用。

综上,代理律师认为,顺义区马*镇西**村永旺街7号宅基地房屋【证号:顺马集建(宅基)字第130号】应属于三原告的共同财产。


一审判决后,对方上诉,我方提交二审代理意见如下。

二审代理意见:

    一、原审法院认定老宅系遗产事实认定清楚

    上诉人在上诉状“事实和理由”“一、原审法院事实认定严重错误”中陈述,“本案中,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王*书放弃继承,王*书仍有继承的权利,原房屋应由王*书和王X书共同继承”。

被上诉人认为,

首先,王*书放弃继承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作为王*奎及张*生现唯一子女王起*可以证实,同时,从王*书放弃继承到2007年王*书去世,再到后来王*书的所有继承人,以及其他子女继承人,均未对王X书一家管理并使用的房屋提出过任何异议和主张,所以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并没有错误。

其次,从上诉人这一上诉理由可以看出,上诉人本身是认可老宅属于王*奎及张*生的遗产的事实。上诉人陈述“王*书仍有继承的权利”,自认 1993年土地使用权证登记在“王*书”名下的房屋并非王*书申请所建,与一审庭审中上诉人的答辩也完全自相矛盾,也完全佐证了西**村村委会出具的有关土地使用权情况系代表全体继承人的代表登证行为的内容,并非确权给“王*书”。

综上,被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在认定老宅系遗产这一事实清楚。 

二、原审人民法院认定王X书基于继承而取得土地使用权事实认定清楚,说理符合法律规定

王X书继承的事实基础:

根据王*奎、张*生现唯一在世的子女王起*(原审被告)在一审时的陈述:1999年,三子王起*女儿结婚,趁兄弟姐妹六人都在参加婚宴的机会,次子王X书提出在北京的住房紧张,而且想在退休后回老家居住,况且老家的房子也念旧失修早已成危房,所以想自己出资重新盖房和兄弟姐妹们进行商量。当时其他五位兄弟姐妹均无异议,并表示自父母去世后,大家都无人去住,4间房子已破旧,也不值什么钱,就由王X书自行去处理。

我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

依据该规定,在1999年六个子女中有五个子女放弃了继承的权利,均同意由王X书一人继承。至此,王X书继承了父母遗产的全部。

上述内容,原审法院已经确认,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实涉诉宅院原房屋兄弟姐妹认可由王X书继承。

王X书因继承而取得土地使用权的相关法律规定:

国家土地管理局关于印发《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的通知(1995修订)【注:国土资源部公告2018年第5号-关于公布继续有效的规范性文件目录的公告第301项规定确认《确认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1995修行)继续有效】第49条规定,继承房屋取得的宅基地,可确定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

国土资源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财政部、农业部关于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的若干意见(国土资发[2011]178号)(现行有效)“六、严格规范确认宅基地使用权主体”规定,非本农民集体成员的农村或城镇居民,因继承房屋占用农村宅基地的,可按规定登记发证,在《集体土地使用证》记事栏应注记“该权利人为本农民集体原成员住宅的合法继承人。”

根据上述相关规定,因继承房屋,非本农民集体成员的农村或城镇居民是可以取得宅基地使用权的。

综上,被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认定王X书基于继承原房屋而取得土地使用权并无不当,请求二审法院谨慎处理。

 三、翻建房屋时上诉人并未出资

2001年,因房屋年久失修及被上诉人家人住房需求,次子王X书即与被上诉人王*文、王*勇共同出资翻建了房屋,有建房票据为证,并非王志臣、王*勇陈述他们自己出资2万元,上诉人为此曾给被上诉人签署过全部是由被上诉人出资的书面文件。

同时,上诉人之间在一审庭审时陈述自相矛盾,单一上诉人在一审庭审陈述前后矛盾,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中提供的证人与书面证人证言也不一致,因此不能认定上诉人有出资的事实。

综上,被上诉人代理人认为,原审法院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理合法,请求二审人民法院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维持原判。


【判决结果】

2018年7月2日,顺义区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位于北京市顺义区马*地区西*乐村永旺街7号宅院[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证号为顺-马集建(宅基)字第***号]内北正房四间、西厢房五间、东厢房四间、南倒座二间(含东数第一间门道)均归原告贾**、王*文、王*勇所有。

案件受理费七十元,由被告王*臣、王*君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一审判决后,王*臣、王*君上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后,王*臣、王*君撤回上诉,一审(2018)京0113民初1343号判决书生效。


【案例评析】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

1、涉诉房屋系不是遗产?是谁的遗产?

2、涉诉房屋重建前有没有经过继承协议?

3、涉诉房屋是谁出资出力重建、新建?

4、本案是否已过诉讼时效?

针对争议焦点,双方展开了辩论,原告方辩论意见见前述的代理意见,此处不再赘述。一审法官采信了原告律师的辩论与代理意见,认为涉诉房屋拆除前系张*生、王*奎的遗产,并于2001年前就遗产继承进行了协议处理,且继承人亦是基于继承房屋而取得土地的使用权,并没有超过诉讼时效。结合涉诉房屋建好后的管理使用状态,以及整案的形成的证据链,确认涉诉宅院元房屋兄弟姐妹认可由王宝*继承,并同意其拆除后在该宅院建造现有房屋,涉诉宅院现有房屋应属于王宝*和贾**夫妻共同财产,因王宝*已去世,所以应由贾**、王*文、王*勇共同共有。


【结语和建议】

    1、本案从准备立案到结案经过了较为漫长的时间,从取证到立案就差不多五六个月,主要原因是双方均存在举证难度大的情形。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其根本原因在于案件时间跨度较长,且该案涉及的当事人众多,很多都需要查1990年以前的记录或档案,而我国1990年以前档案建立不是很完善,很多材料不知在哪个部门保管,这对查明案件事实带来了巨大的困扰。

针对上述情况,结合本案的经验,建议进一步完善档案制度。同时,老百姓也应树立起用法律保护自身权益的意识,尽量采用规范严谨的法律文件来约束双方的行为,这样不但在产生纠纷时有利于争议的解决,也能因为前期法律工作的约束性而最大程度的避免矛盾的产生。

2、本案因为涉及的当事人众多,庭审前,我们作为原告方的代理律师,对本案涉及的20多位当事人一一谈话,有的直接约到法院,由法官直接做对其笔录,有的不方便或者不愿意去法院的,我们找其做笔录,并由其亲自出书面承诺或者说明,并录制视频,刻成光盘后交给法官。作为律师庭前将案件分析透彻,考虑周全,尽可能的做细,使得法官能够一次性或者最大可能的缩短时间,将全案庭审程序完成,缩短诉讼审限,从而可以为节约司法资源作出贡献。

3、本案中的关键人物是王*书,此人作为张*生、王*奎婚生子女6人中唯一仅存在世的儿子,他对整个案件的事实了解的是最清楚的,也是本案的当事人之一,他的陈述对查明本案客观事实起到了重要参考。所以作为律师能够在庭审中抓住对方当事人对己方有力的陈述,显得尤为重要。


合作伙伴SUCCESS CASE

服务热线

4006-906030